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百磅老大

很有意思

 
 
 

日志

 
 

(小小说)香港·送牛·不了情(7、8、9)  

2015-03-07 22:2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说)香港·送牛·不了情(7、8、9

黑龙江建设兵团3311连上海知青·孟庆铭

(小小说)香港·送牛·不了情(7、8、9) - 八百磅老大 - 八百磅老大

 七、穆棱—牡丹江—哈尔滨(1973.10.23
  火车头拖着30几节车皮意无反顾地继续朝前方驶去,我们和衣裹着皮服躺在草堆上,昏昏欲睡……
  黑暗中,饥饿、寒冷、干渴、困倦、疲劳无时不在袭击着我们,而我们别无它路,只有忍着,忍着……
但是,最难忍的却是满车厢的牛臊味和牛粪味,薰着鼻子,直冲眼睛。实在难以入睡……我们只能干熬着……
   
……不知何时,我被“哐铛"的刹车声惊醒,懵胧中抬手看表,才知已是来日下午二点,火车停靠在东北名城牡丹江。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细细算来,我们六人已有十个小时没有喂脑袋了。饥寒交迫,此乃刚开始也,六人中数我年轻,按不成文的规定,我应当是为大家“化斋”的好手,于是我们粗略分了工,除我年轻力壮搞吃的外,其余人均留守在车上,进行喂牛、清粪、挑水……我提了二个喂得箩和背壶,径直向车站职工食堂寻去。我多麽想买些“热乎乎的饭菜”犒劳大家,以补充体力,迎接更艰难的明天……
  我好不容易找到职工食堂,可“铁将军”把门,过了吃饭的时间,人们早已下班。无奈中,我又向车站商店冲去,拟买些食品充饥,但时间不等人,我又怕“掉队的悲剧”重演,不敢怠慢,思虑再三,还是空着手返回了火车,大家虽然没有责怪我,但我“羞愧难言”,不管怎说,我没有完成任务,让大家挨饿……我们是“空”着肚子告别了那“吝啬”的牡丹江。
  ……,……火车拉着我们继续向前开去,经一面坡、亚布力(我国著名的滑雪基地)、到达有东方莫斯科和冰城之美称的黑龙江省府哈尔滨。每年冬季,此地都有人工建筑各种类型的冰灯景点,吸引着大批海内外的游客参观,游览,流连往返。
  正如我所预料的,满载300头牛的20节车皮以及40多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押运员”,从黑龙江建设兵团的各师、团先后聚拢到哈尔滨,通过编组形成一专列,来了个“人牛大会师”,好不热闹!我们每个人都为自己能融入此次援港任务的大洪流而倍感自豪,并憧憬着相聚香港,期盼着尽情享受完成任务后的快乐。
       八、北京——我们到了祖国首都(1973.10.25
  火车拖着“冰冻”的列车离开了冰城哈尔滨,径直向祖国的南方开去。东北三省的十月,已普遍下起大雪,雪后的空气格外清新,使人头脑特别清晰,一首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帘入脑海:“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馀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想,共同的任务和责任把我们这批“北大荒人”积聚起来,成为共和国的押运员,这是缘分,我们这批“土”风流人物,一定能不负祖国众望,排除万难,且看今朝,定将300头肉牛安全送往香港,供香港同胞尽享祖国母亲对儿女的舔犊之情,哈哈……!!火车途经吉林省府长春、辽宁省府沈阳、锦州(辽沈战役的要塞之地)、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的山海关(俗有天下第一关之称)、天津(平津战役重镇),经过连续五天颠波,我们终于在1025日上午到达北京丰台车站。
  深秋的北京,气侯虽已转凉,但毕竟不象东北,这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秋高气爽,整个车箱似乎也随之升温,令人感到十分舒心。我们打开车门,一阵清风穿堂而过,煞是惬意舒服,我们洗漱一下,纷纷跳下列车,深深地呼吸着祖国心脏的新鲜空气,吐故纳新,沁人心肺。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我们在丰台车站逗留了四个小时,稍事休整,备足干粮和水,并和其它货车重新组合,告别北京,浩浩荡荡地继续向南挺进!
        九、 会师——在郑州(1973.10.26
  二十六日傍晚,火车终于停靠在中原大都市郑州。
  郑州─我国铁路南北大动脉京广线和东西大动脉陇海线的交汇处,是我国最大的铁路枢纽和铁路编组站,也是此次执行援港任务所有家畜车汇合于此“大会师”的地方,担负着我国建设的重要使命。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蜘蛛网状的纵横交错的铁轨。南来北往,东行西去的货车均在此分类编组,然后再各奔东西,通过重新排列组合,我们的车皮被挂在新的列车的最后面,紧靠尾车,成为“排尾兵”。这期间,由于各路载家畜的车皮被分散在几拾条铁轨上,要将它们“同类”合并编到一起组成一列,谈何容易!既忙坏了铁路调度员,也使我们每个人神经高度紧张,我们常因车皮频繁的来回调度换轨,又为寻找被重新编组后的列车和各自的车箱而被搞的晕头转向,当然,我们每个人最终还是找到了经“改头换面”后重新编成的列车和自己的车箱,经受住了折腾与考验,没有出现混乱和掉队的现象。
  在我们这趟经编组后的新列车中,我看到了比我们更辛苦的其它“中华人民共和国押运员”的情景,这是来自陕西革命老区的人们,他们押运的是活家禽,有鸡、鸭、鹅等,它们被分装在简陋的铁笼里并集中垒在四周无遮掩的平板货车上,而人则躺在最底层的铁笼子里,上下左右是用破纸板遮挡一下,以防风雨的侵袭和家禽粪便的渗漏。这是一种多么难以目睹的情景啊!中华民族不畏艰难和任劳任怨的品格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种品格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是民族魂。这样的人民,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加上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那将是无往不胜的。
   
当离开郑州时,我们列车已编组成为一趟满载牛、羊、猪、鸡、鸭、鹅的赴港“牲畜、家禽专列”,是整整五十四节车皮“大会师”呀!在火车头的带领下,满载祖国人民的深情厚谊,浩浩荡荡地象一股势不可挡的滚滚洪流向南方目的地—香港涌去(验证了我在东北曾有过的火车不会放空动力的“经济核算”思想)。
  通过前段时间的实践,我们积累了一些押运经验,这就是在押运途中:凡是有卖吃的必买,备足干粮和饮水是头等大事,有备无患嘛!并要求火车司机停站时,尽可能靠近取水口,以方便挑水饮牛—确保人畜两安。前方到站是湖北省府武汉。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