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百磅老大

很有意思

 
 
 

日志

 
 

当“父亲”的历史—知青故事  

2012-09-23 20:1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是我在兵团时说的战友老周写的,我们在一个炕头挨头,被窝挨被窝的睡了好几年,如今都60好几了说起当年的那些往事还真有意思……

我是在而立之年后才有了儿女的,可当“爹”的历史却比它整整早了十多年。
那是七十年代初,生活是很枯燥的,在农村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生活更是如此。为给枯燥的生活增添点乐趣,兵团就组织文艺汇演,各生产连队也成立了组织文艺小分队,排演节目以活跃连队生活。
连队来自各大中城市的知青不少,自然不缺喜欢文艺的青年。节目大多数都是自编自演的连队的日常生活,因为都是些身边的事,节目在连队还是受欢迎的。但由于编剧水平限制,节目总不尽如人意。
演出样板戏成了各文艺小分队的主打产品。
我们小分队打算排演《智取威虎山》中“深山问苦”一场戏。杨子荣、小常宝的角色很快定下了,由我连高大英俊的上海男知青和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另一位上海女知青扮演,而饰演常宝爹——老常的角色确定不下来:原打算让东北知青(鸡西)演,他长着一脸络丝胡子,外表形象不错,可他不知是怕羞还是受“男女授受不亲”思想的影响,死活不肯演,好像演了,常宝就真成了他闺女,要跟他回家似的。
眼看会演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就稀里糊涂地成了老常。可我那时不知是发育缓慢还是营养不良,怎么看怎么不象常宝她爹,无奈,“组织”让当,我就当吧,反正这角色也不是主角。
这爹是当上了,可真要演好爹,我可犯了难。
按剧情,我说完:“八年了,别提它了!”,此时随着常宝一声长长的呼唤:“爹~~”,她就该扑向他爹,他爹伸手,扶住常宝,慢慢坐下,常宝在他膝上嘤嘤的哭泣,她爹用手抚摸常宝的脑袋和脊背。可我打从娘胎里出来,除了小时候在母亲怀里吃奶和被姐姐抱过,还没有和血缘以外的女人有过亲热。爹是假的,戏可是真的,得真刀真枪。那常宝显然也没有投入过男人的怀抱。排演时,每演到此,我就殭殭地站着,她也没有扑过来的意思,我们都傻傻地站着没动。因为是排练,没人跟我们计较,我们继续排下去。
演出的日子快到了,我们仍这样不温不火地排演着。
就要正式演出了,我心里也挺着急,照这样下去,我们可不是在演戏,而是在拆戏、砸戏,在破坏样板戏了,不要说连队领导饶不了我,那对样板戏了解得可能比我都多的观众也饶不了我呀。可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向她开口?常宝似乎心有灵犀,走过来问我:“怎么演呀?”。我看着她说:“就照戏里的演。”
演出开始了,随着常宝“爹~~”一声长长的呼唤,她向我扑了过来。我仿佛长大了,真成了常宝的爹,进入了角色,我已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演的,但知道演出很成功,连里的观众给了我们热烈的掌声,说明我的爹当的也不差。
后来到团里汇演,我这爹又当到了团里,又被团里选中,在团部大礼堂演出,在近千人的观众中,我又结结实实地当了一回爹。只是这一次,有人在我上唇、下巴、两腮处画上了浓浓的胡子,“爹”就更象了。
不久,我们武装连解散了,我和常宝再也没有见过面,她那一声长长的“爹”就此停在了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